排球

万劫龙尊 第六十二章 血染皇城_a

2020-01-17 02:21:4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万劫龙尊 第六十二章 血染皇城

“轰隆隆!”

大地震颤不休,万丈高的烟尘中,除了马蹄声,再无其他声音,铁骑奔腾,已经可以看到星落城模糊的轮廓,这数万部队,如同血海中爬出的死神,煞气冲霄。

蹄声滚滚,由远及近,不过眨眼的功夫,血歌卫已经到了星落城下。

已经是巍峨的城墙,大阵依旧在闪烁着光辉,城墙之上,清一色的银甲卫兵,手中的弓缓缓向下移动,拉到满弦,对准了城下的血歌卫。

“无须犹豫,这些全部是魏家的叛军,给本帅将他们直接踏成粉碎!”

轰隆隆的马蹄依旧,伊天行在看到城墙上的银甲卫兵时,发出一声大喝,化作滚滚声浪,疯狂向周围蔓延。

血歌卫闻言,气势再度暴涨,策马的速度猛然间加快,留下了数以万计的残影。

同时,血歌卫杀气完全释放,在空中凝聚出了一把巨型血色长矛。

“杀!!!”

数万血歌卫集体大吼,吼声如浪涛般席卷向前,原本坚如磐石的地面竟被一块块掀起,化作陨石砸向星落城。

“放箭!”

星落城上方,一身银甲的魏家统领手掌向下一挥,目光阴沉无比。

“咻、咻、”

霎时,无尽的箭矢从星落城上破空而来,由于居高临下的缘故,箭速飞快,力道极大。

然而,这些箭矢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血歌卫头顶由无穷杀气凝聚的巨型血色战矛,在同一时间呼啸而出,携带着数十万的小型血矛迎上了飞来的箭矢。

仅仅一个照面,银甲卫兵射出的箭便如同是沙粒构成的一般,被无边的血矛击成粉末。

无数血矛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依旧一往无前,击中城墙的的墙壁,顿时石屑纷飞,被破坏的惨不忍睹。

还有一些银甲卫兵被血矛刺中,连人带甲,在一瞬间被巨大的冲击力钉飞出去,飞行了一段距离,而后在空中爆开,化作一朵朵血花。

那下令的统领更是凄惨,他成了被重点关照的对象,身体被无数血矛刺穿,钉在了城墙上,每一滴血都被炸成空气,触目惊心,让人感觉头皮发麻。

他死的很冤,因为,在他想要催动星落城大阵的时候,突然有一块玉玺飞来,封住了整座大阵。

而能做到这一点的,除了当今圣上,再无其他人可以做到,也就是说,他们已经彻底被定上反叛的名号了吗?

死前,银甲卫兵统领一脸绝望,辛辛苦苦潜伏这么多年,过着不可见光的日子,星斗人皇,还是没有对他们彻底放心啊!一直都在提防着他们,被当做猴耍的,原来一直是他们自己。

带着最后的恨,他死死睁着双眼,看向荒武帝国,看着他久违的家乡。

这就是间谍的悲哀,做着最难以完成的任务,死后,却连自己的家乡都不能回去,还会让自己的后代背负上千古骂名。

殊不知,他们才是最有资格获得荣誉的那一类人,为自己的祖国立下了汗马功劳却不为人所知,又有几个人能够真正的做到——身在黑暗,心向光明。

“杀!”

数万血歌卫再次发出一声大吼,那巨型的血色战矛轰然射出,将星落城的城门狠狠击碎。

“城、城门破了……快撤!”

城墙之上,并非所有士兵都是身披银甲的魏家死士,更多的,则是星斗帝国的普通将士。

在这些普通士兵眼中,血歌卫就是战无不胜的无敌存在,没有办法,一直以来,血歌卫的战绩实在太过耀眼,他们当中,无一庸碌之辈。

让这些普通士兵来面对强横的血歌卫,简直就像是在让一个普通人去和黑拳拳手对打一样,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唯一让他们有些安全感的城门也被一击攻破,这时候他们自然无心再战。

这时,伊天行一马当先,手中的冰剑剑柄骤然伸长,变成了一柄宛如长枪的怪异武器。

随即,他高声大喝:“兄弟们!随我冲锋!诛杀叛贼!遇见手持武器,没有蹲下的叛贼,杀无赦!”

随着伊天行一声令下,血歌卫分散开来,十人为一组,手中长枪不断翻飞,带走了一颗又一颗的人头。

正在逃跑的星斗帝国士兵听到了伊天行的喝声,二话不说,直接把手中的兵器丢在了地上,双手抱头蹲在一旁。

既然军神都发话了,那还有什么好犹豫的?保命最重要,而且他不是说了吗,这是在诛杀叛贼,与我们何干?老老实实蹲着,总比死的不明不白好得多。

城门下,每一秒都在上演如火如茶的惨烈厮杀。

喊杀声,马嘶声惨叫声和撞击声不绝于耳,喧哗至极,声音传遍了整个星落城,百姓早已紧紧的闭死门户,连头都不敢伸出窗外,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有胆大者,于门后侧耳,屏住呼吸,倾听着战场的变化。

“砰砰砰砰!”

魏家的银甲骑兵也到了战场,鞭策着极速奔驰的战马,举盾和血歌卫迎面撞在了一起。

顿时,人仰马翻,就连不少血歌卫也被撞下了战马

,摔倒在地后刚想挣扎着爬起身来,却被数根长枪刺的血肉模糊,脑袋更是被捅成了马蜂窝,脑浆断肠遍地。

最后一刻,这些血歌卫拼死拽住了这些长枪,表情狰狞中带着疯狂,为自己的战友争取机会。

而他们身后的血歌卫同样没有让他们失望,手中的血色长枪被掷投了出去,带着一声利啸,收走了那群凶手其中之一的生命。

投出长枪后,他们拔出了腰间的佩刀,借着冲刺的惯性扬手挥刀,砍下了其余凶手的项上人头。

魏家银甲骑兵的阵容土崩瓦解,四散溃逃,短短时间内,星落城城门内外,已经留下了数千具战马与士卒的尸体。

这一战,同样的血流成河,敖天如同上次一样,施展了惨绝人寰的血祭。

不同的是,这一次,他只针对了魏家的银甲士兵,并未攻击血歌卫。

上一次一线天的战争,敖天敌我不分,误杀了许多星斗帝国的士卒,但,真的是误杀吗?

错了,大错特错!上一次,他杀的,全都是那些以身旁战友为肉盾的渣滓,死有余辜!愤怒让他杀红了眼,导致了最后无可挽回的疯狂杀戮。

现在在他面前的血歌卫,没有一人做出这种卖友保命的下作之事,甚至,他们用自己的身体,挡下了即将射中自己队友的利箭,如此可敬的将士,敖天自问做不到拿他们来提升实力。

城中,伊天行率领着血歌卫一路冲到了魏家府邸,犁出了一道血染的大路。

“嘭!”

魏家府邸的大门被伊天行一脚踹开,魏府内,空空如也,就连一个魏家核心人物的影子都看不见,留下的,只有一地被杀害的魏府仆人的尸体。

他们一个个瞪大了眼睛,血,将整个魏府染红。

“噗通。”

伊天行看着这一幕,双膝重重的砸在了地上,虎目之中,满是懊恼之色。

“是我伊天行对不起你们!”

原本,这些仆人可以不用死的,但却因为他一时意气用事,不但没能剿灭魏家的叛贼,反而害了这些无辜的平民。

“留下一队人将他们好好安葬,其余人马,随我去清理那些荒武帝国的余孽!”

留下了一个小队埋葬众人,伊天行重新调头,重新杀回了战场。

余下的这些银甲卫兵,怎么可能挡得住伊天行这个七级玄王?之前不过是为了争取时间,没有理会他们罢了,此刻空出手来,这些银甲卫兵再无任何招架之力。

冰剑漫天,准确无误的斩下了百米内所有银甲卫兵的头颅,一路走过,待伊天行重新回到星落城城门的时候,战斗,已经结束。

“叔父,魏家人,逃走了?”

见伊天行如此低落,敖天打马上前,对他低声问道。

伊天行点了点头,神情无比沉重,依旧在自责。

“叔父何须如此?既然是战争,那么死人便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何须在意这些小事?况且,那些平民并不是叔父下令杀的,若是要怪,也应该去怪魏龙良才是,叔父你怎的自责起来了?”

在敖天眼中,什么平民,什么该不该杀,他不懂这些道理,妨碍自己,即便是平民又能如何?总不能让那些不认识的人牵制住自己吧?与其让这些所谓的平民成了自己的软肋被敌人抓住,倒不如直接杀了方便!

弱者,不配拥有人权!什么逆天改命,什么努力可以改变一切,全是扯淡!实力是要靠天赋来决定的,一个普通人,不给他任何资源,让他和天才一样强大,可能吗?

努力有用的话,那还要天才干什么?

世界上谁有农民最努力?但结果呢?没有哪个农民可以称霸一方,倒是随便一个二世祖,整天吃饭睡觉都比那些农民要强大太多。

“可是……那些人是无辜的啊……是我,是我害了他们。”

伊天行终究还是一个人类,无论如何,也无法和玄兽一样,信仰丛林法则。

退行性骨关节病怎么治疗
儿童吃的止咳药
消肿止痛有什么草药
不含防腐剂的止咳药怎么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