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换魂人 第一O九章 少了一个人

2020-01-16 18:35:1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换魂人 第一O九章 少了一个人

“要死啊你,能不能说点好听的!”雁儿敲了一下姗姗的头。

“可是……可是他们到底在哪里……”姗姗说着哭了出来,哭声在狭窄的山洞里一波一波传得很远,像是有很多女孩在同时哭泣,听得我毛骨悚然。

“好了,不要哭了!”大帅凶了姗姗一句,姗姗立刻止住了哭声,此刻大帅是我们这里唯一的男生,虽然平时玩世不恭的样子,但到了现在这个时候,我们还是以他为主心。

山洞越走越狭窄,四周摸上去滑滑湿湿的,还时时传来水滴声。

“有岔路口,怎么办?”我和雁儿站在两条路中间,问道。

“走直的那条”,大帅说着放下书包,拿出一件衣服,用指甲钳剪出一小口子,然后一撕,撕下一小块布条,绑在笔直那个洞的洞口石头上,带领着我们走了过去,我们谁也没有异议,一直跟%无%错%3..着他往前走。

越往里面越黑,还出现了水流声,有水流声那就证明至少与外界是相通的,我们走过了很多岔路口,每到一个,都会选择看上去比较直的路,也会同样在洞口帮上一截衣服。

“我想回去……”姗姗拼命压抑自己的哭声,可是越压制,声音听上去越是怪异。

“我们马上就能出去了,不要担心”,雁儿胆子倒是很大,还安慰着姗姗:“你想回去你一个人回去哦,我们不陪的哦”。姗姗往后看了看黑漆漆的山洞。小声抽泣了下还是紧紧地跟着我们走。

而走到后面,洞身越来越狭窄,有的地方几乎要侧身才能通过,而且越来越黑,稍微一拉开点距离,彼此之间都看不到对方,我们已经有好几次靠喊来确定对方的位置。

“我们五个人手拉着手,不要分开,我带头,雁儿在我后面。茜茜和姗姗最弱。在中间,若蓝在最后”,大帅在前面停了下来,对我们说道。

“不行!”雁儿喊着:“我才不要签你的手。茜茜总是脚步很慢。茜茜排第二个。中间是若蓝,第四是姗姗,姗姗在我前面。我好保护她,我在最后。”

“雁儿!”大帅撒娇的口吻:“你在我后面嘛,让我保护你”。

“保你个头啊,我自己会走”,雁儿说着走到队伍的最后面。

大帅无奈,只好按照雁儿说的那样,牵着茜茜的手,而我在茜茜后面,牵着茜茜的手,我后面是姗姗,姗姗后面是雁儿,五人排成竖的一排,因为只能一人通过,我们只能这样一前一后牵着手。

茜茜的手怎么那么冷,其实我还是不太相信茜茜会害我,一定是如常大师弄错了,经过那么多的风风雨雨,我知道茜茜是我最好的朋友!

“茜茜,你冷吗?你的手怎么那么冷?”我关心地问道:“我包里还有外套,你要穿吗?这里湿气有点重,要不穿上吧?”

“不用了,谢谢”,黑暗中我只能感觉茜茜转过头来对我微笑下,其实茜茜的五官,我一点都看不清。

我前面茜茜的手冰冰凉凉的,而后面姗姗的手一直在发抖,还有很多手汗,好几次都差点滑出,她每次都紧紧抓住我,看来她胆子真的很小,其实这里除了有点黑,有点挤,有点潮湿外,其他都还好,应该过不了多久就能走出外面,说不定同学们早就出去了,此刻正在外面等我们呢!

“我们还是走那条看上去直的路吗?”。见队伍停了下来,最后的雁儿知道又遇到岔口了,在那里喊着。…

“是啊,现在面前有四个路口”,大帅的声音在前面响起,其实我只能看见前面的茜茜和后面的姗姗,最前面的大帅和最后面的茜茜。我根本就看不见,而且茜茜和姗姗也是只能看见一个模糊的影子。

“我拿布条,你们手牵着手,千万不要放开,站在原地不要动,我去系一下布条,马上就来,你们不要动,知道了吗?”。大帅反复叮嘱着。我们都紧紧拉着彼此,这种鬼地方一旦手放开,那就找不到人了。

“系好了,我们就走左边数第二个洞口吧”,不远处传来大帅的声音,并听见他走向我们的脚步声。

可是脚步声来回走着,好像过了很长时间,我们大家都屏住呼吸,等着大帅来牵茜茜的手,然后带领我们走过去,可是,等了很久,只听见脚步声,却不见队伍有走动的迹象。

“咦?你们人呢?”传来大帅的声音。

“就在这里啊!”雁儿着急地回答。

“是啊,我们没有动过,听声音应该你离我们很近啊”,我也着急了!

“大帅……你找不到我们了吗?呜呜……”姗姗在我后面又开始了哭泣,我只感觉她的手抖地更加厉害了。

“大家都不要动,千万不要来找我,记住手一定要牵好,千万不要放掉”。大帅在前面说道,听声音应该就在前面啊,怎么会找不到我们?而且,刚才大帅放开茜茜的手,去系布条的时候,我还数了他的脚步声,从他原来位置到洞口系布条,他只走了三步!应该一转身就能摸到茜茜的,怎么现在就找不到我们了?

“茜茜,你现在在最前面,你看看前面能看到多远?能不能看到大帅?”我问前面的茜茜。

“前面一片黑,什么都看不到,不过能看见大帅系的那条衣服上的布条,是白色的,还在那里一动一动的,像是举着白旗”。茜茜淡淡地说道。

“呜呜……茜茜,你看到什么啦”,姗姗牵着我的手一抖一抖的,哭着说:“是不是大帅已经死啦?你看到的是黑白无常吧?”

“姗姗!你废什么话”,大帅一声吼叫,把姗姗顿时镇住了,“我还没死呢,你那么希望我死啊!”

姗姗转而变成了很轻的抽泣声,不敢说话,甚至不敢道歉,看来她真的是吓坏了,不过茜茜也真是的,干嘛说这样的话,还什么白旗,这几天一直话很少,怎么在关键时刻这样吓我们!而我又想起了如常大师对我说的话,顿时毛骨悚然,在黑漆漆的坏境中找不到一丝安全感,而且还要紧紧拉着茜茜冰凉的手,只感觉全身别扭。

“草!你们在哪里啊到底!”大帅急躁地喊道,并一直发出来来的脚步声。

“大帅,你能看见你刚才系的白色布条吗?”。我问道。

“能,就它最亮,还真像黑白无常一样,我都怀疑它旁边是不是还有个黑色布条”,大帅不耐烦的回答。

“你走到布条正前方”,我说道:“然后转过身来,走三步,就到了,我刚才数了你的脚步,从出发点到系布条,只用了三步”。

“好,好,我试试”,大帅立刻答应。

接着,听见他自己数着:“一,二,三”,果然,一下抓住了我的手。

“太好了,终于回来了,吓死我了!”大帅手心全是汗,不过口吻已经轻松了很多:“好了,我们继续走吧!”…

“等等!”我喊道。

“怎么啦?”大伙纷纷问我。

而我顿时全身汗毛竖起,难道他们都没发现吗?至少大帅应该发现的吧!怎么就我一个人注意到了!

“若蓝,怎么啦?”最后面的雁儿问:“是不是对选择这个山洞有异议?”

我没理会雁儿,而是问大帅:“大帅,你没发现有什么不对吗?”。

“什么不对?”大帅声音充满茫然。

“我们……我们之中少了一个人……”我的声音也在发抖,我感觉也快哭出来了……

“谁……谁啊……”在我后面的姗姗又带着哭腔说:“若蓝,你不要吓我……”

“怎么你们女人一个个都是精神病啊,少了谁啊?”大帅拉着我的手,烦躁地说。

大帅没发现少了?大帅怎么会没有发现?我快崩溃了!

“大帅,你刚才牵的是谁的手?”我试探性地问道。

“你啊!”大帅有点怒气:“你开什么玩笑,不是一直牵着你的吗?就刚才去系了一个布条才和你分开一会的,你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啊?”

我控制不住了,眼泪自己流了下来,但前面牵着大帅,后面牵着姗姗,都腾不出手来擦眼泪,我小声地说:“你是不是故意吓我的啊,你刚才一直牵我的吗?”。

“若蓝,你怎么啦?你一直是第二个,没有换过啊”,雁儿在队伍最后面说道。

“若蓝,你不要吓我……”姗姗颤抖着说道:“你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啊……大帅刚才没牵你的手,那你之前一直牵着的是谁?这里没有别人了啊……”

“走了,不要闹了!”大帅强拉着我的手往前走去。

“等等!”我大喊一声。

“茜茜呢?刚才不是茜茜排第二的吗?大帅!你不是一只牵着茜茜的手的吗?”。我克制不住自己咆哮起来。

“呜呜……”姗姗又小声哭泣起来:“若蓝,你在说什么啊,茜茜是谁啊?你不要吓我了好不好!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我感觉整个人快倒下了,黑漆漆的山洞里根本看不清对方的表情,但他们没必要集体联合起来演戏骗我吧?在这样的情况下还有心思开玩笑吗?(未完待续……)

第一O九章少了一个人。

第一O九章少了一个人,:

总医院
项城市中医院
赤峰治疗男科方法
菏泽治男科医院
泰州治疗盆腔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