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凰尊九天 第三百四十八章 拒绝

2019-12-04 22:53:2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凰尊九天 第三百四十八章 拒绝

月无双缓缓转头,看向袅袅,此时那目中的锐意这才缓缓消褪,对着袅袅露出一个十分温柔的浅笑,月无双道:“谢谢你为我炼化原力助我进阶。”

原力的炼化可不只是表面上看着那般简单,必须是神识十分强大才能够用神识炼化,而用神识一丝一缕的剔除原力之中的杂质再将其凝聚,绝不是一个简单的工程,而袅袅竟为助他晋升而瞬间炼化了那么多那么浓郁的原力注入他的丹田之中,只怕损耗不小!

袅袅只是看了他一眼,道:“比起本姑娘的一条命,就是让你立刻飞升,也不算什么。”

她的命她自珍重,他救了她,她自会还这个因果。

月无双闻言眸底的喜色黯淡了几分,急忙道:“我救你不是为了……”

“不管你为了什么,我报答都是我的本分。”她从来恩怨分明。

见月无双脸色越发黯淡,袅袅姑娘眼眸微微眯起,已经察觉到他的心意,只是她从来都是一个很干脆的人,哪怕这个人前一刻救了她的性命,她却绝不会用感情去偿还,不光的不屑,也是她不能,她本就无心无情,因了璃晔,也唯有璃晔才能让她动了心懂了情,那便此生永世,就只会有他。

袅袅姑娘毫不客气的戳破月无双心底那点小小的侥幸:“我今日就郑重的告诉你,我已经有了伴侣,永生永世,我也只认他这一人,在我心里,没有一个人比得上他,也绝无可能替代他在我心中的位置。若你依旧将感情放在我的身上,我只能说,你永世无望。”

什么叫也许有人比他好,袅袅姑娘看来,当你真正爱一个人,他便从来不会有不好!

在心中之人的情敌面前诋毁自己的爱人,很该被丢尽冰水池子里醒醒脑!她最烦在那些话本小说电视剧里听到什么他没有你好但我就是喜欢他之类的话,那简直就是脑残!

不知道在心爱之人的情敌面前给自己的爱人挣面子麽?

更何况,放在心尖上的人,你自己都说他不好,没有别人好,你还算是拒绝!

要袅袅姑娘来说,拒绝,那就是要从根本上杜绝一切侥幸的心思,让他知道绝无可能,再生不出半点旖望。

如此虽然残忍,却何尝不是在帮他断绝?断绝一段绝无可能的感情,让他不必为自己所苦!

若是纠纠缠缠,到底对得起谁!

所以袅袅姑娘说起话来,绝对没有留下半点余地,句句斩钉截铁义正言辞。

月无双的眼神寸寸冰冷,如同冬日里被兜头泼下一盆冰水,那种刻骨的冰凉,简直让他心肺俱颤。

永世无望,永世无望……

呵。

月无双苦笑一声,一双桃花眼暗淡无光,他近乎祈求的望向袅袅,道:“你便要如此绝情吗?就是让我,有一丁点的希望也好啊。”

哪怕他早已隐隐知道这个答案,他却一直假装不知,他一直认为,只要他够努力,只要他够坚定,只要他一心守护,她便总有一日能够看到他的好。

他在心中将那个能够有幸伴她身侧的男人所有的不好一一列出,一条条的对比,他沾沾自喜的以为他没有一样不如他,他以为他才是她最好的选择。

可是现在,她却这般认真而坚定的对他说,他永不可能代替他,那个男人,在她的心中,便已是最好。

她怎能如此残忍,怎能如此辜负?他是如此爱她呵!

“不。”袅袅轻轻摇头,她微微眯了眯眼,随即依旧神色郑重的看着月无双,“我不屑于去利用一个人的感情与他纠纠缠缠。”

她微微抿唇,忽然对着月无双轻轻颔首,道:“对于你对我的感情,我既然感觉到了,便不会装傻,你对我的情意,可以为我不惜牺牲性命的浓厚情意,我很尊重

,所以更不能有所亵渎,所以我告知你我内心最坦诚的想法,你叫你在这段无望的感情里继续沉沦。”

月无双惨然苦笑,此时哪里还有起初的欢喜,他苦涩道:“我却宁可你不如此坦诚,叫我……也总还有一丝念想。”

“那又如何?”袅袅敛目,目中满是威严肃穆,她沉声道:“有着一丝不切实际的幻想那又如何?让你渐渐在这种幻想里沉迷,生出越发贪婪的幻想?然后一步步的妄图侵入我的世界,企图得到你心中所想,或是奢望有朝一日我能够为此动容,回应了你?”

月无双眸光微动,却是微微闪躲,不敢直视袅袅看向他的目光。

显然,他的心事被尽数说中。

袅袅摇头,“那样不对!”

袅袅姑娘忽然起身,她转身,背对着月无双,目光却是落在远方天际,透过那层叠的云层,她似乎能看到什么,目中闪过前所未有的温柔,她缓缓重复道:“那样不对!”

“如果如此,我便是害了你,对不起他。”

“你是很好,如你所言,我如果一时心软,放纵了你的感情,无论是最后我和你真的在一起了,或是我仍旧和他在一起不变,可是,一个人明明有了所爱之人,还因为一份让她动容的喜爱而迟疑犹豫,放任这种喜欢,然后发展到最后的纠缠,那便已是一种最大的错误。”

任何人,只要是真正爱了,谁的眼里能揉进沙子?

与其最后三个人一起痛苦,不如快刀斩乱麻。

而且,袅袅姑娘自私的以为,让月无双痛苦她是一点都不心疼的,要是让璃晔伤心,哪怕他为此皱了一下眉,袅袅姑娘也是要心疼一下的。

如此说虽然是很不公平,可是在爱情里,本就自私得很,哪里容得公平?

月无双脸色已是惨白,“那你是……要永远都不见我?”

袅袅姑娘顿时转身一脸奇异的看着他:“我为什么要不见你?”

既然都说开了她为什么要躲躲藏藏?

月无双眼睛微微一亮,有了点微弱的光芒,心中不禁又生出一点小小的希望,“那你是说,你……你不会不许我喜欢你。”

袅袅姑娘看着他的目光更古怪了几分,一副你不会病了吧的表情,她道:“你喜欢我是你的是,我和你说清楚了是我对你的尊重,我允不允许的,有什么关系?”

月无双从来不傻,他瞬间便懂得了袅袅的言外之意,看着她那毫不在意的神色,双目中的刚刚恢复一点的神采,瞬间湮灭消散,彻底黯淡了下去,他喃喃道:“有什么关系……有什么关系……呵……是啊,有什么关系?你不在意,你根本都一点不在意,所以才会觉得连我是否继续喜欢都没有关系。”

他一时竟觉得心灰意冷,这一句,竟是比之之前那无情而残忍的拒绝更让他绝望。

连他是否喜欢都不在意,她又如何会在意他这个人。

她根本就,从来都不曾在意他啊。

他又拿什么来跟那人比?

这样的念头在他脑中一遍遍闪过,他竟是瞬间有些恍惚起来,似乎有什么遥远的记忆在他脑海中苏醒,似乎曾经也是有这样一个女子,她的目中漠然,从不染半点情意,他痴痴的仰望着她,看着她高高在上睥睨纵横,他痴痴的恋着她,记着她的一颦一笑嬉笑怒骂。

然而,她却从来都不曾在意。

“呵……”月无双惨笑一声,忽然竟是噗的喷出一口心头血来。

袅袅姑娘看着他唇角那嫣红的血色,只觉得十分碍眼,这家伙怎么就这般没用?

没见璃晔那追了数千万年的被她无视最后还是一个坑一个坑的挖着挖着把她给坑进去了,他却是被她拒绝得直接吐血了,果然还是自家璃晔比较好。

――好吧,之前知道自己被算计时那狰狞咬牙的不知道是谁。

袅袅姑娘表示,当然不记得了!

璃晔现在可是她家美人,谁敢说他不好?哼哼!

月无双那颇为凄惨的模样,如果是一般姑娘肯定早已心软得一塌糊涂即便心智坚定点的也开始自责愧疚外加安慰上了,但是袅袅姑娘是谁啊?那姑娘的逻辑思维从来不是正常人可以比拟的。

袅袅姑娘觉得,这张看起来就像是被全世界负心抛弃的脸实在是在故意指责姑娘她的薄情寡义,于是,袅袅姑娘忽然对着月无双露出一个十分甜美的笑容,只把还在伤心的月无双看得一愣,然后,他便只见迎面一个拳头过来,然后便是眼眶一痛,身体一轻,竟是被直接一拳轰飞。

袅袅姑娘犹不解恨,直接飞身而上把月无双按在地上就是一通胖揍,直到自己神清气爽没再被月无双之前那张如丧考妣的脸给恶心道,这才扭了牛自己的手腕,笑眯眯的看着一张妖孽脸已然被揍成一个猪头的月无双道:“你看,你是继续伤心呢?还是好好儿的让本姑娘看着顺眼点儿?”

月无双这下是真的一点伤心的心思都没有了,他哭笑不得的看着残忍拒绝后还把他按倒在地狂揍一顿不许他伤心的家伙,心里也只骂自己缺心眼怎么就偏偏喜欢上这么个彪悍的女人真是连被拒绝还不许伤心实在霸道至极!

鞍山市肿瘤医院
云南去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锦州治疗卵巢炎方法
无锡好的妇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