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伊利尔丹 第四章 会面 叶知秋

2019-12-04 04:22:5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伊利尔丹 第四章 会面 叶知秋

精灵之川大图书馆历史区借阅室中,闭馆的钟声幽幽响起,图书馆的工作人员们很有礼貌地请那些沉浸在书籍中的人们离开。

在借阅室的角落里,一个男人正在看《长门年鉴》,没有起来离开的意思,而那些工作人员们也像是没有看见他

,没有人来请他离开,一直到借阅室里的人都已经走完了之后,这片区域的负责人才来到他的桌边,很恭敬地说:“叶先生,我们要闭馆了。”

“嗯,我知道了。”叶知秋点了点头,翻了一页书,继续看下去。

负责人没有再说什么,恭敬地退开,离开了这间借阅室。几分钟后,大图书馆的主要供能被切断,借阅室里的魔灯也熄了,仅留下散发着微光的应急灯还亮着。

叶知秋的手指轻轻敲了敲面前的桌子,一颗光球从虚无中生成漂浮在他的身边,为他照亮手中的书籍。他已经在这里静坐了两天,但是却没有见到马鲁扎特,那位全知者不可能不知道他来了,但他没有来见他。

叶知秋已经去过不止一次大图书馆的内馆,强行打开通往内馆的门对他来说不是太难,但是那样做了的话,他也就失去了来这里的意义。

“这本书中对长门之战的记叙有些错误的地方。”那个苍老的声音终于在借阅室中响起。

叶知秋合上手中的《长门年鉴》,对于研究长门之战的人来说,这本书很有参考价值,但既然马鲁扎特说它有错,那么它肯定有错,“但我从没有听说您有纠正这些错误。”

马鲁扎特拉开叶知秋对面的椅子,坐了下去,“这个世界上有很多错误,我不可能去一一纠正。”

叶知秋放下书,很认真地看着对面的老人,“这是您的态度。”

马鲁扎特抬起手,一手从虚空中抓出一个茶壶,另一只手在桌上挥过,留下了一只杯子,他一边向杯子里倒茶,一边说:“上一次有人逼我站队还是在126年。”

AC126年发生了什么,作为一名魔法史教师,叶知秋很清楚,就是那一年,圣推翻了神圣联盟,建立了都灵第二帝国,确立了魔灵的统治地位,那时候会逼马鲁扎特站队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发动兵变的圣。

马鲁扎特把倒满茶水的杯子推到叶知秋的面前,平静的说,“我活了很长时间,见过了太多的纷乱,这场魔灵之间的纷争,真的没有什么意义。”

叶知秋端起茶杯,没有品尝,而是看着杯中一片上下沉浮的叶片发呆,许久,那片叶子终于沉到了杯底,“您说的对,魔灵的纷争,没有什么意义,所以我并不想知道您会站在哪一边,我来找您是为了其他的事情。”

叶知秋放下手中的茶杯,见马鲁扎特没有说什么,便继续开口,“圣曾经被认为死于通天塔爆炸,罪与罚之王在传说中被博贺钉死在海上,但他们都回来了,尤其是罪与罚之王,在丹彻斯特被击败了一次,在希瓦镇又被击败了一次,却依旧阴魂不散,我可以理解为这是因为王像蟑螂一样生命顽强。那么,是不是不只是他们,还有更多的王没有死?”

马鲁扎特将手搭到桌子上,“王很特殊,他们已经超脱了生物的概念,他们或许会沉寂,但永远不会死去。”

“所以最终所有的王都会归来。”叶知秋隐藏在眼镜下的双眸渐渐变得冰冷。

“这是无可避免的。”马鲁扎特回答。

这些事情都是叶知秋已经预测到的,他现在只是再向马鲁扎特确认一番,王总会归来,罪与罚之王,圣,还会有更多的王出现,博贺,天工这类人迟早会再一次现世,这样的未来令他感到绝望。

“几年前,我最后一次使用白塔的时候,我预见到了‘一个崭新的国度将在灰烬中诞生,新生的王将决定它的归宿’这个预言。”叶知秋摘下鼻梁上的眼镜,从口袋里掏出镜布细细擦拭,“除了那些王以外,您是这个世界上活的最久的施法者,如果有谁会成为王的话,那么您应该是最接近的那个,所以我想知道您的态度。”

马鲁扎特缓缓开口,“知秋,如果你所说的是真的,我活了这么多年,却依旧没有迈出那一步,难道这不能说明什么吗?”

叶知秋摇摇头,“但这不能保证您将来不会迈出那一步,我想要知道您确切的态度,您是否会成为王?”

马鲁扎特笑了,他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抛出了另一个问题,“知秋,你对‘王’是怎么看得?”

“只有死了的王才是好的王。”叶知秋回答的很果断,这是他的真实想法,虽然正是圣的回归让他这么快就在魔灵的决策层中拥有话语权,但是他依旧不想看到任何一个王从坟墓里爬出来,即便是天工,他也认为学院里的那尊看不清脸的雕像会比本人更好一些。

听完他的回答之后,马鲁扎特那皱巴巴地脸上露出了笑容,“这是大多数人都不会有的想法,不过在这方面我会赞同你,尽管我离那顶王冠很近,但我永远都不会为自己加冕。”

“原因?”叶知秋追问,他不会因为对方的一句话就无条件地相信对方,哪怕他是全知者。

马鲁扎特伸出手掌,从他干枯发裂地手掌上升起了一颗水球,“知秋,这个世界远比你想的要脆弱,一点点地破坏就可能导致整体的崩坏,大灾变已经像我们证实了这一点。”

那颗水球中间出现了一些汽泡,马鲁扎特接着开口,“每一位王都会聚集规模异常的魔力,这些高度集中的魔力正压迫着这个世界,为整个伊利尔丹带来巨大的压力,尤其是北边的世界已经衰败,至今都还没有恢复过来,在这样的情况下,出现在南边的王的数量如果超出某个阀值的话,南边的世界,也将不可避免地迎来衰败。”

越来越多的汽泡出现在水球中,终于,当最后一根稻草落下的时候,某个天平开始倾斜,崩坏如同雪崩一样一触即发,整个水球在一瞬间崩溃,再也无法维持形状。

叶知秋望着四溅地水花,陷入了沉默,马鲁扎特所言的观点是无法证实的,但目睹了这个世界无数春秋的他在这方面还是有很高的权威性的,“那么那个阀值会是多少?”

马鲁扎特笑着摇摇头,“虽然他们称呼我为‘全知者’,但我并不是真的无所不知,我只是活的稍稍久一些,见的事情稍稍多一些而已,这个世界还能容纳多少位王,陷入崩溃之后的伊利尔丹会怎么样,这些问题我都无法回答,因为我没办法对那些我不知道的事情妄加推断。”

尽管马鲁扎特没有给出答案,但未知也是一种令人绝望的东西,谁又能保证下一个王出现的时候不会是整个体系迎来终结的时候呢?尤其是他曾经得出过那样的预言,“新生的王”。

没有人能保证新生的王会有多少位,尤其是在王不会死去的这个前提下,超过阀值的那一天似乎终会到来,但是王真的不会死去吗?

叶知秋抬起头,看着马鲁扎特,“王是不是真的不能被杀死?”

“是的,王不能被杀死。”马鲁扎特回答的很肯定。

这个世界上不存在绝对的事情,尽管马鲁扎特给出了王不会死的结论,但他依旧不打算接受,“我拥有不死的能力,迄今为止我受过不少致命伤,但却没有一次真的丧命,尽管这样,我依旧不认为,我真的不会死,只是能够杀死我的方法暂时还没有出现而已。所以,您的话我不能接受,我坚持认为这个世界上存在杀死王的方法。”

“只是还没有出现,对吗?”马鲁扎特接道,“知秋,或许你说的对,存在杀死王的方法,可如果这个方法永远都没办法被人所掌握的话,那么它存在与否又有什么意义呢?”

“扎古大君!”叶知秋的脑海中忽然灵光一闪,“那位传奇的穴居人大君,他是王,但死在了长门之战中!”

“扎古,并没有死。”马鲁扎特抛出了一颗重磅炸弹,“扎古只是在长门之战中被击败了,都城是为了封印他的身躯,阻止他回归而建造的城市,尽管被封印摧残了数百年,他的心脏,依旧会不时跳动。”

一瞬间,一些东西被叶知秋理清了,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圣在都城会有一种被束手束脚的感觉,为什么他会对何塞带着白帝剑进入都城这么震惊,因为他害怕惊喜扎古。

尽管知晓了都城其实是一个火山口令叶知秋略感不安,但这也让他掌握了一张底牌,至少他知道了圣永远不会在都城大动干戈,不过另一方面,对于如何除掉王,依旧一筹莫展。

马鲁扎特的态度已经很明确,他不会成为王,关于王的事情,从他这里也没办法得到更多信息,至于三王议会和圣的争端,他也大有隔岸观火的意思,虽然自己并不是来要求马鲁扎特站队,但叶知秋还是决定说一些话再走,“尽管这只是一场魔灵之间的权利纷争,但您不能否认,这也是一场凡人与王的对抗,尽管纷争与我们无关,但对我们而言,这都是一次机会。”

马鲁扎特看着叶知秋离开座位,没有起身相送,“知秋,我会考虑你的话,不过我更希望下一回我们见面时能只是简单地喝喝茶。”

“或许下次吧。”叶知秋离开了大图书馆,走进了一片苍茫地夜色当中。

北京市昌平区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滕州市中心人民医院
武汉癫痫病最佳医院
拉萨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遵义哪家医院可以治疗癫痫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