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和鲨鱼并排休息被小丑鱼打量我在普吉岛当潜水教练的日子

2020-01-16 08:01:1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当我深处海底时,会找不到让自己浮出水面的理由。

像飘摇在印度洋上的一片树叶,普吉岛在高 的色彩中醒来:朝霞在蓝色天幕上留下一抹粉红,脚下是蓝宝石一样的海湾,双层潜艇洁白诱人。

顶着一头脏辫,穿着短裤背心,北京来的潜水教练祖征从两层居民楼下来,骑着小摩托招摇过市,5分钟就到了岸边。

一对中国情侣是他今天的客户。他们皮肤雪白,脸上紧张又兴奋,一如自己一头扎入眼前的蔚蓝之前。

因长期暴露在强紫外线中,祖征脸上,除了捂住口鼻的面罩部分是白色,下巴和脸部形成黝黑的边缘。他像一个纯正的土著。

刚过而立之年的祖征,一年前,还是一名网站设计师,为像素级的网页改动而反复斟酌。忙时,他连续72小时吃住在公司,连朋友介绍的姑娘都没时间见面。

等到加完班,他终于想起只在网上匆匆打过招呼的姑娘,约出来吃了顿饭。这便是他和妻子的初次见面。

蜜月,他们选在普吉岛,想要从北方的阴冷灰暗中彻底透口气。

他永远不会忘记第一次潜水海底的感受:冰凉的潜水服紧紧贴在身上,有点奇怪。腰间系上6-9磅的铅块,瞬间下沉。

而一旦到了水里,所有重量变得微不足道。失重和深不见底的神秘力量,将你吸引到海水中。

蓝色,纯粹的蓝色。

寂静,只听得到自己呼吸声的嘶嘶声。什么股票亏了,房价涨了,方案要改,老板发飙,都不重要了……

就像吕克·贝松在《碧海蓝天》里对海洋倾诉衷肠:当我身处海底时,会找不到让自己浮出水面的理由。祖征和爱人也中了蓝色之毒。

他们决定:留在普吉岛,一边度假,一边赚钱。这一年是2013年,整个普吉岛上的中文潜水教练屈指可数。他和妻子决定考取潜水执照,专门为中国游客服务。

在普吉以及周边的 海岛,休闲潜水成了一门成熟产业,大街上的潜水店鳞次栉比,码头里停满了供游客出海潜水的大小船只。

夫妻俩在岛南端的查龙码头,租下了一幢海景小洋楼的第二层,骑摩托车5分钟就能抵达岸边。

初为岛民的小夫妻放佛堕入天堂:一整天的蓝天 后,晚霞的火红色统治了整个小岛。所有事物蒙上神圣色彩,一如人们脸上的笑容和酒杯里的倒影。

每天早上,白色游艇搭载着教练和学员出海,驶向周边的离岛,有时,到深海中去,路上就要花三个小时。

祖征离鲨鱼最近的一次只有一米。

一头豹纹鲨在海底沙滩上懒懒地趴着,祖征悄悄爬到它身边,小心翼翼吐着水泡,和它并排休息。

每次下水前,祖征都跟学生讲,如果自己做某个动作,就是看到鲨鱼了,不是警示他们危险到来,而是提醒他们喘气的动作要小,不然会把鲨鱼吓走。

这里的鲨鱼胆子特别小,没有攻击性。也有些学生不听劝阻,追着鲨鱼跑。

但特别漂亮和特别丑的鱼,往往有剧毒,也不能乱摸。

如果水下忽然变黑,有可能四五米长的鳐鱼正巧从头顶滑过,投下三角形的阴影,像航母经过。

你可能和一只海龟一起围观另外两只海龟交配,抑或被一条好奇的小丑鱼凑近打量,人可能看到上千只乌贼像外形舰队一样悬停着,忽而又如风一般呈Z字型路线飞走……

一艘90米长的沉船也是祖征喜欢的探秘处。用手电筒一照,锥形的光柱在船舱投射出奇妙的影子,厚厚的沉泥和铁锈让人遥想昔日。寄居的鱼群和微生物静静窥探着不速之客。

甲板上有一个马桶,学员们喜欢把装备脱下来,拿着呼吸器,翘着二郎腿,装作拿着报纸,坐在马桶上合影留念。

不过对于新手而言,水底世界的新奇,还不足以分散他们对失控的恐惧。会游泳而害怕的学员是最让祖征担心的一类。

一个一米九的体育老师,游泳很好,他在下降了三米之后,就眼神慌乱,东张西望,最终挣脱祖征,拉都拉不住,蹿出水面。

还有很多人在岸上没事儿,一穿上衣服,就开始紧张,潮湿冰凉的潜水服要用拉扯才能克服摩擦力穿上身,过程缓慢,特别考验意志力。

“这并不能全怪新手怕水。”水肺潜水的许多技巧违背人体本能,光是用嘴呼吸一项,就让许多初学者苦不堪言。

它还要求人对自身和器械的完全信任。在深海里近一个小时的活动,唯一的生命来源是自己背负的一瓶氧气。

不过祖征有让学生放松下来的独门诀窍。

“给女生照相特别管用,上一秒还在不停扑腾,看着相机对准自己,就能淡定地摆好姿势。”

只有参加高级潜水课的学生,才有资格下潜到30-40米的深处。在那里所有的物体都呈现为蓝色。除了偶尔看到一些自发光的微生物之外,没有任何生命迹象。

抬头望天感觉水面的阳光无比遥远,而脚下的万丈深渊让人有种快要被吸下去的恐惧。

祖征说,这才叫真正的孤独。

一旦浮出海面,世界立即恢复了喧嚣。

船舱里,回过神来的学员们,争相在几十张失态慌乱的照片中,选取最淡定和飘逸的照片。

祖征说,去程的时候,客人最常问的问题是船什么时候才到。而回程的话题,则轻松愉快地多。

东北客人喜欢问他哪儿吃海鲜便宜,哪儿人妖表演好看。华南客人倒根本不在乎海鲜的事儿,只是有人会悄悄问他,哪里有特殊的声色场所。

多数时间,祖征每天下午两点就能够收工。他和妻子如果不能同一条船出海,会约在灯塔下的餐厅见面,再一道找个咖啡馆,耗到太阳落山。

潜完水不能去按摩,身体里会有气泡,一按摩就会被按碎了。晚上吃完晚饭,也没什么可干的,有时候和朋友一起去酒吧喝喝酒,有时候就直接休息了。电视打开也没得看。

祖征夫妇能交到的朋友多是外国教练。

一个法国人,处女座,不让客人摸自己的东西。他最好的朋友是一个德国人,捡了一只小猫,他花三天时间给小猫掏了一个洞,但小猫从不从他掏的洞那里走。

还有个美女教练,有一次夜潜,快出来的时候被浪打到岩石上,岩石上全是海胆,满腿是刺,惨叫。

但潜水教练的生活也不光是新奇和恬静。要在当地生活下来,也要被琐事折磨。

比如被当地警察索要保护费。祖征的一个外国朋友因为给店铺换灯泡而被请进了警局,理由是他工作文件上写明的职业是潜水教练,换灯泡属于非法务工。

除此之外,潜水行业内部也开始暗流涌动。

2014年之后,中国老板和潜水教练快速涌入普吉,中文潜店之间打响价格战,潜水教练收入锐减。不大的潜水教练圈子内,每天都有新人到来,也有老人离开。

在察觉到普吉岛的逍遥日子走到尽头之后,祖征接受了国内的工作邀请,给长达一年的悠长假期画上了句号。

站在北京的高楼上,他偶尔也会想起在普吉度过的泼水节。他和几个朋友坐上一辆皮卡,在车斗里放了一米多长的水缸,用玩具水枪向沿途的行人扫射。

一百多年前,锡矿开发带来的华人劳工,曾在普吉岛留下中国老城,土地公神牌挂在大门外,门上匾额刻有姓氏名号。

此刻,挣脱日常枷锁的中国游客混杂在古老街道的人群里,在漫天水花下尽情嬉闹。

那天,他看到了妻子最美的笑脸。

摩登生活馆:

你想尝试一次潜水么?


济南华夏医院是正规医院吗
长春牛皮癣医院在哪里
北京治癫痫病医院哪好
营口治疗男科方法
洛阳治疗牛皮癣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