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不老的悉尼

2019-12-04 08:59:1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不老的悉尼

这里的华人常常把它叫做雪梨而非悉尼,仿佛这城市像水果一样芬芳扑鼻。

它的历史不过才200多年,却好像繁荣了几个世纪一样。在晴好的2月夜晚,北半球还背负着深浓冬季气味的时候,到环形码头,看灯火下的悉尼歌剧院和远处的悉尼大桥。即便是歌剧院没有点灯的晚上,漫天的星星在这一处的璀璨眼前,也黯然失色。歌剧院尖拱形的别致模样,在一个澳洲华人画家的画里,幻化成一个水面上曲腿坐看灯火烟花的女子。港湾围起涟滟的水波,水波映照着游艇上人的笑脸,游艇上拿着羽觞穿着长裙的女子和她的男伴、岸边酒吧外喧闹着各种肤色的年轻人、繁华大街上高声放歌的一群少年,他们仿佛是生来为这个音乐震耳的地方和肆意狂欢的季节而活的。

定义悉尼的形容词里,一定会有“年轻”这个词语。这不仅是因为这城市简洁的历史、城里大街小巷行走的各种肤色的年轻人,它还关乎一种弥漫在这个城市从北到南、由东至西各个角落的气氛

,仿佛人到了这里,不由就被一种年轻的气息感染了,这大概是一种混杂了泰餐的腰果鸡、海风微咸的清新、大学校园的青涩、赛马节时乔治街或是别的什么热烈所在门口微醺气息的味道。

在情人港或是中央商业区闲逛的女子,无论是欧洲的还是亚洲的,总有许多特别惹眼的,从眼神到身材到装束都无懈可击,她们完美到极致的身形,注解了这座与伦敦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都市,在女人的形态上也惊人的一致。走在悉尼大桥或市中心的那条大街上,那种弹性十足的,漫溢着的年轻气氛,伴随着气候温柔的夜晚,很容易使人联想起黄浦江畔的上海,浦江两岸的耀眼灯火和高厦,也许比眼前大小游艇穿梭来往着的港口,有更多璀璨的灯火

,却还少了一点甚么,也许是因为不曾有人在围栏边穿着苏格兰短裙,用流水一样的风琴声应和灯影波光,送迎穿梭来往的大小游艇。

悉尼,浮华都市和美丽海港的绰约剪影。女装店的礼服,常是露肩、露背、细带的晚装,有数不尽个暖风熏人的夜晚,无数个身姿曼妙的女子行走在情人港,携着香水的甜香。夏日里海滩边的女人,不管年纪,只穿吊带背心和短裤,袒露的肩膊、大腿、小腿,直泄而下的长发或是凌乱夸张的短发,是表情的关键,衣服的定义永远在于裸露美丽的身体部位。情人港边的酒吧和餐厅,女侍和男侍,都围着长及脚踝的黑围裙,很酷并且很庄重,阴暗的酒吧和餐厅,里面的装潢往往出人意表的厚重,轻浮的大约是里面坐着的轻衣罗衫的女人。如同苏格兰高原上亘古不变的风笛声一样,当浓重的苏格兰口音变成质朴的澳洲英语时,白衬衣黑外套,金发碧眼们对酒精的迷醉依然是周末夜晚酒吧里水泄不通的根源。偶尔也有穿格子呢苏格兰短裙和白袜的男子,着裙的年轻男人,他如若不是真正的苏格兰人,便是时尚得登峰造极。艳服的女人们,身姿如此出众,她们的身体线条好到无以伦比,让港口的波光都黯然失色。音乐声喧嚣震天的酒吧内外,悉尼是一个为女人而生的都市。离市中心不远的唐人街聚集了众多中、日、韩、越南、马来西亚、泰国等亚洲国家的年轻女子,一年四季,除了30多度热烈的夏日,总是有染着金发穿靴子超短的年轻亚洲女子。在微冷的冬季,唐人街上走着的年轻女子,十之八九,都穿着各式各样的长靴或是各种颜色的让腿部曲线毕露的裤袜,应和着她们眼上五彩缤纷的眼影和睫毛。

白天的悉尼,阔别了波光粼粼的港口和歌剧院,会多出很多纰漏来。主干道帕拉玛打路的两旁,店铺的招牌和陈设,粗枝大叶的好像这里叶片巨大的热带植物,又带着点陈旧过时的味道,仿佛离大城市里精致雅致的店铺,就差很多,但是它的随意和陈旧,是有点古董店的气味的。由于这城市短暂的历史,所有那些有年头的建筑,如沙利山(Surry Hills)一带那些带着雕花铁栏杆的两层排屋们,他们充满岁月感的班驳外墙和陈腐外观一点也不影响他们在物业市场的价值,并且,买下这些动辄过百万旧楼的买主,并不能够轻易对这些有着雕花铁栏杆的旧建筑进行改造。据称悉尼有着严格的历史遗迹保护制度和机构,即使耗巨资买下了有着百年历史的建筑,也只能在通过层层审批后,才能在保留历史遗迹的基础上加以修整。每次走过花影摇曳、路边矗立着鳞次栉比雕花铁栏杆的小楼时,这个城市并不老旧的历史就像暗香一样浮动在眼前。写满悉尼街头的,那种无处不在的懒散和休闲,那样肆意放纵的懒洋洋,竟能如此和谐地和这些承载着岁月、洇润着200年风雨的建筑,完好地存在同一个空间里

。(来源:神州学人;作者:李琳)

怀远县中医院怎么样
云南看妇科较专业的医院
郑州和康医院李瑞
天津专治癫痫病好的医院
广州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