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终末之龙 第二十六章 向北

2019-10-12 18:10:2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终末之龙 第二十六章 向北

冰龙低下头,若有所思地凝视着已经开始冰封的湖面。

这是接近艾斯特洛峰顶的一片平地,大半被人们简单地称为“冰湖”的小湖泊所占据。湖面的形状近乎浑圆,传说原本是巨人与诸神交战时一块从天而降的巨石砸出的坑,融化的雪水注入其中,便成了湖。岩石的黑,冰雪的白,湖水映出的天蓝,是这个人迹罕至、没有任何生命存在的地方仅有的颜色。

这个小小的湖泊有着被花海环绕的斯塔内斯特尔没有的宁静与肃穆。被疾风撕扯的白云掠过湖面,露出深邃无边的湛蓝天空,在一块又一块的浮冰间不断泛起的涟漪仿佛有某种巨大的吸引力,诱惑着人们投身其中,穿越时间与空间,进入另一个世界。

它在那如镜般的水面上看见自己巨大的倒影,如此熟悉又陌生。

“这里很美是不是?”有人在不远处问道。

冰龙有点不耐烦地展开双翅。本能在驱使它像拍打一只可怜的小虫子一样把那个碍眼的人类远远拍出它的视线,但理智告诉它,这样对待一个强大的法师并不明智。

莉迪亚轻轻地漂浮到冰龙的双翼范围之外,微悬在距离地面一尺左右的地方,并没有遣散脚下那看起来像是小小一团旋风的元素精灵,被风掀起的黑色裙裾和长袖相互拍打着,猎猎作响。

“冬天来临的时候,整个湖面都会被冰雪覆盖。从水下向上看,那些半透明的冰层是浅浅的蓝色,那是我所见过的最美的景象。”莉迪亚柔声说,对冰龙微微一笑:“你母亲的巢穴就在湖底……不过看起来你似乎已经知道了?”

冰龙伸出前爪探入湖中,扰乱了水面上的波纹。冰冷的湖水温柔地沁入它爪上细密的鳞甲,让它感觉十分舒适。

“你的母亲,安克拉玛拉斯?冰芒,相当谨慎而低调。它在这里居住了许多年,却从来没有被人发现。”

“你们发现了它。”冰龙说,声音低沉而浑厚,却没有任何情绪,只是简单地陈述着事实。

但法师没有错过它骤然收缩的瞳仁。

“人类的好奇心是无限的,而它的运气实在不太好。如果你不想和它落得同样的下场,要么离开这里,要么藏进水底。水神的圣骑士们就快来了。”

“我不会躲藏,也不会逃避。”它从极高的天空也能看见那些聚集在山脚的愚蠢的骑士,他们沉重、反光、会轻易陷入雪中的盔甲让它觉得可笑之极。

“你或许很强大,但他们人数众多。想要击败他们,你会需要帮助。”

“你?”冰龙语带讥讽。

“荣幸之至。”莉迪亚挑起眉,突然又把注意力转回了水面。

“我们有伴儿了。”她饶有兴致地说,对着冰龙把食指竖在唇边,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整个湖面突然间微微震动了一下,然后迅速向西南方向倾斜,在那里,水面向下塌陷,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在低沉的轰鸣中旋转。紧接着,就像出现时那样突然,伴随着水下一声沉闷的爆裂声,漩涡消失了,逐渐平静下来的水面上,小小的波浪溅上冰龙的前爪。

一阵水花的轻响,两个人头冒出了水面。其中一个人正在大声地咒骂着。

“我到底为什么会相信你?!”艾伦?卡沃甩着头,用力抹掉眼睛里的水,“你把这个叫做‘安全又迅速’?!”

“抱歉。”凯勒布瑞恩一手拉住他,一手举起手杖,手杖顶端的灰色宝石微弱地闪烁了一下,放出月光似的水色光芒,把两个人包裹在其中,“这是个意外。”

他看了看岸边,声音平稳地把话说完:“总是会有意外的。”

冰龙发出愤怒的低吼,拍打着双翼飞上天空,又俯冲下来,轻盈地掠过水面,用后爪抓起正被柔光包围着缓缓上升的人飞回岸边,粗暴地扔在岩石突起的地面上。

气泡在砰然破裂前提供了尽可能的缓冲,艾伦仍然觉得骨头都被摔散了架。凯勒布瑞恩一声不吭地爬起来,伸手搭在艾伦的肩膀上。

已经两鬓微白的战士打了个哆嗦,湿透的衣服上冒出白色的水汽。

“你们干了什么!”冰龙咆哮着向他们逼近,“别以为我不会杀了你,艾伦?卡沃!”

“试着救你的小命?”艾伦脸色阴郁地坐起来,看着眼前的巨龙,心中五味杂陈。

“或者毁尸灭迹。”冰龙蹲坐在后爪上,阴冷地瞪着他。

艾伦愣一下――听起来他已经知道了一切,难道冰龙已经进入过巢穴?

“没错,你母亲的尸骨就躺在下面。”半精灵牧师冷冷地开口:“我们的确不希望那些圣骑士找到这个地方,发现什么能跟我们扯上关系的线索,我猜你也不会喜欢他们把冰芒的骨架拖出来,跟你的尸体一起放在柯林斯神殿的广场上供人参观?”

艾伦吓了一跳。

“凯勒布瑞恩!”他叫道,这种时候激怒冰龙可不是什么好主意。

冰龙怒吼了一声,被震松的石块弹跳着滚落,掉在他们的身上。

“等等!伊斯!……”

“那不是我的名字!”

“好吧,冰芒之子――”艾伦叹气,那条死掉的冰龙应该还没有给一个蛋取名字,“在你杀掉我们之前,你得知道,水神的骑士们正在上山。无论你是否相信,我并不想让你死在他们手里……你得离开这儿。也许你能够击败他们一两次,但这只会让那些冥顽不灵的骑士们更加不会放弃,而因为各种原因愿意帮忙他们的冒险者们会多到你难以想象。”艾伦喘了一口气,“你也许不会再相信我,但斯科特……”

“你胆敢再提起这个名字。”冰龙的竖瞳危险地收缩起来,低沉的声音里带着真正的杀意。

一阵战栗从背后升起,艾伦迅速地改口:“那就相信你的本能!从来没有一条龙会蠢到坚持正面与人类对抗,那根本毫无意义!”

冰龙低下头,似乎在沉思。

艾伦悄悄地松了一口气。人类对龙所知甚少,但他们在杀掉冰芒之前多少也做过一些调查。在精灵们的记载中,冰龙――因为长尾上的棘刺又被称为冰棘龙或者棘尾龙,是所有龙类中天性最冷淡而懒散的一族,它们常常一睡就是上百年,除非为了掠夺宝藏或食物,或者有人侵入它的领地,它并不会像炎龙那样好斗。

这条年幼的冰龙还保留了太多人类的情绪,也许有一天他能借助那些情绪找回属于人类的伊斯,现在却只希望它的天性能让它远离这危险之地。

“我会离开。”冰龙终于开口,声音中带着厌倦,“这里没有什么东西值得我留下。你们中的任何一个……永远都别再出现在我面前。”

它后退几步,转身伸展双翼。永远被束缚于大地的人类无言地注视着那巨大的生物滑翔过蓝色湖面,然后猛地冲向天空。

无论作为人还是龙,它终究还是无家可归。

它最后一次在艾斯特洛的峰顶盘旋,在所有人的目光里越飞越高,远远地消失在向北的地平线上。

“莉迪亚。”凯勒布瑞恩淡淡地叫出那个熟悉的名字,对艾伦惊异的目光视而不见,“出来。”

那隐形的法师在片刻之后再次现身,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他们已经十几年未见,她的容颜却没有任何改变。

莉迪亚笑意盈盈地看着昔日的同伴:“干得不错。不过无所谓,我本来也没打算弄死它。毕竟,在它只有那么一点点大的时候……”她用手比划着,低垂的双眼里掠过一丝无人可见的温柔,“我也曾经把它抱在怀里,想尽办法要逗它笑呢。”

“那可没能阻止你往他的身上扔火球。”艾伦咬牙切齿,意识到在森林里逼着伊斯用龙的本能来保护自己的就是莉迪亚:“等等……为什么你还能扔火球?一个死灵法师……”

“一个死灵法师不该能使用元素魔法?哦,艾伦,你对死灵法师又能知道多少。”莉迪亚懒懒地笑着。

“你了解我,莉迪亚。我会知道更多。”艾伦向她保证,“而你会为此付出代价――为你对伊斯所做的……为劳根和尼亚!”

“他们死于你的愚蠢和欺骗,就像那条冰龙终究也会落得同样的下场!”莉迪亚稍稍失去了控制,但立刻又冷静下来,“再说,我可不确定你还有那个机会,毕竟,我可想不出有什么放过你们的理由。”她嫣红唇边依然有淡淡的笑意,绿色双眼却一点点变得阴森。

“那或许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容易。”凯勒布瑞恩抬起头看着她,银灰色的眼睛锐利逼人。

莉迪亚静静地看了他一会儿。

“你快死了。”她突然说道。

“不是现在。”半精灵不为所动。

“好吧。”女法师做出一个放弃的姿势,“其实我也可以想办法让那些圣骑士知道你们是在明知那是一条龙的情况决定收养它的?我打赌他们不会让你们好过。”

“那么我也不会介意告诉所有人莉迪亚?贝尔还活着,并且成为了一个死灵法师。”

莉迪亚耸耸肩:“哦,那些圣骑士可没那么容易再相信你。”

“但还有很多人会――那些人也许不在意你到底变成了什么,但你是否做好了准备让更多人追在你后面打探冰龙宝藏的下落?”艾伦冷笑,“在这件事上你可脱不了关系,而他们会有绝对正当的理由去做些不那么正当的事。”

莉迪亚的脸色阴沉下来,但很快便恢复了正常。

“既然如此,我猜你们也会在那些圣骑士的面前当我从来没有出现过?虽然我们是一定还会见面的。”她语调欢快地说。

驱使着脚下的风元素离开时,她忍不住幻想了一下像一条龙一样自由飞翔的感觉。风精灵托着人的时候根本无法离开地面五尺以上。

艾伦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倒在地上,女法师的话依然在耳边回响。

“你快死了

?”他问道,心跳快速而沉重。

“谁都会死的。”凯勒布瑞恩漫不经心地回答,“接下来你打算怎样?”

“……我得保护他。”艾伦回答,“我答应过斯科特,会好好照顾他……”

“那是一条龙,艾伦,他远比我们强大。而且他恨我们远胜其他人。”半精灵语气平静。

“但他还是个孩子……”艾伦喃喃地说,想起那个他曾抱在怀中的婴儿,那只被斯科特交到他手心的冰凉的小手,想起那过分乖巧的少年脸上淡淡的笑容,心中一阵抽痛。

他怎么可能只把他当成一条龙?

更何况,就算他愿意放弃,娜里亚也绝对不会。她说了要找到伊斯,就一定会做到,哪怕会花去一生的时间。

黄冈癫痫病
齐齐哈尔好的白癜风医院
扬州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黄冈癫痫病医院
齐齐哈尔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