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天庭小狱卒 第一千八百六十三章 笨贼(3)

2020-01-16 20:29:3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天庭小狱卒 第一千八百六十三章 笨贼(3)

第三更。

~~~

司空月刚编好的说辞,一下就被噎了回去。

按照她的想法,说屋内的宝物是被人偷走的,那肯定是她们的,而如果是被那位域外天尊抢走的,就小多了,毕竟天尊之力,她们是无法抗衡的,属于不可抗力因素,至于地上这些仿品,也好解释,就说自己磨炼术炼技艺,闲着没事仿着玩的。

可是,现在,老祖宗提前一警告,司空月立刻没有胡编的勇气了,她毕竟不是刘浪,做不到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

而且,她那一套说辞,本身也就存在在漏洞。

屋内原本摆放地那些仙器,都是地阶,对司空家来说,有纪念意义,对于三界之内的术炼师来说,有很大的研究价值,可是,域外的天尊肯定就看不上眼了。

这样一算,也就没有抢的理由了。

想到这里,司空月决定坦白。

“老祖宗,是我们守护不力,您收藏的那些仙器,在五千年前,就被人偷走了。”说到这里,司空月下意识了瞥了一眼郁剑波,郁剑波的一颗心立时提到了嗓子眼。

不过,司空月还是决定放郁剑波一马,一带而过道:“直到现在,也没查到究竟是谁偷的,怕您回来看到仙器丢失生气,我就打算仿制一些一模一样的摆在屋里,希望能够蒙混过关。谁知道您这次提前回来了,所以仿制只进行了一半。”

说完这些,司空月摆出一副认打认罚地姿态。

本以为司空芮莹会大发雷霆,但是,等司空月真正讲完之后,司空芮莹的表情反而缓和起来,叹了口气说道:“丢了就丢了吧,其实,多年以前,我回来就不再看那些仙器了,看多了只能徒增悲伤,说起来,你也真是胆大,就你的术炼水平,怎么可能真正仿制出域外的仙器,别说是你,就连我也做不到啊!”

“老祖宗说的是。”司空月连连点头。

“人贵有自知之明,以后做事情,一定要先看看自己几斤几两,免得浪费时间。”司空芮莹随后又教训了司空月几句。

司空月是所有司空家后辈当中,司空芮莹唯一一个能看上眼的,换成别人,她可不会有这么多的废话,更不可能轻易饶过。

虽然,那些仙器留下让她触景生情,徒增伤悲,但是,自己丢掉和被人偷走,是完全不同的概念,这里面涉及到一个态度问题。

见司空月听进去了,也吸取了教训,司空芮莹不再唠叨,一伸手拿起地面上的一把长刀,摇头说道:“说起来,这个贼也是个笨贼,既然决定偷了,还不全偷走,竟然留下了十几件。”

“呃……”笨贼郁剑波顿时懵了,他明明记得当时把能拿走的都拿走了,为什么司空家的老祖宗会说留下十几件呢?

不过,这种事情再不对,也不能解释,司空月好不容易帮他蒙混过关,他现在要是提出疑问,不但他自己倒霉,司空月也得跟着倒霉。

因此,郁剑波只能原地憋着。

但是,司空月瞬间就反应了过来,很明显,司空芮莹把她和刘浪合作仿制出的那十二件仙器,当成是真品了。

这让司空月欲哭无泪。

如果不是那个域外天尊突然降临,如果司空芮莹没有提前回来,他和刘浪继续合作,把所有的仙器都仿制出来,丢失仙器这件事必然能掩饰过去。

要知道,司空芮莹现在亲手拿着仿品,都没意识到那是仿品。

只能说,她的运气不够好。

此时的司空月心里不免纠结起来,纠结的是该不该告诉老祖宗那件也是仿品、

说了,显得老祖宗眼力不行,不说吧,相当于错上加错。

毕竟丢全部仙器,和丢一多半是没什么区别的,而且司空芮莹已经原谅这件事了。

思来想去,司空月还是决定说出真相。

“老祖宗,你手里拿的,其实也是仿品。”犹豫了半天,司空月鼓足了勇气,小声对司空芮莹说道。

“仿品?”司空芮莹顿时一愣,用神识仔仔细细地扫了一遍手中的长刀,连连摇头道:“这怎么可能是仿品?月儿,你怕是把真品和仿品搞混了吧?”

郗晨升当初送给司空芮莹的数十件仙器,司空芮莹根本舍不得炼化使用,一直都当成宝贝一样供着,最初的时候,每天都要拿出来看一下,睹物思人。

所以,仿品还是真品,司空芮莹自信绝对不会看错。

见司空芮莹如此坚持,司空月更加头疼,不过既然都开头了,总得继续说下去,咽下一口吐沫之后,她继续说道:“老祖宗,这件仙器真的是仿品,而且是几个时辰之前刚刚仿制出来的,就在这个炼鼎里。”

见司空月指着炼鼎,一本正经地模样,司空芮莹终于有些动摇了,但仔仔细细又检查了一遍,他还是没发现手中的仙器,和当年郗晨升送给她的仙器,有什么区别,不禁狐疑地抬起头说道:“既然你说这是仿品,那就再仿一个给我看看。”

司空芮莹虽然没有得到术炼师公会的认证,但是术炼造诣却是货真价实的天阶,她很清楚,仿制域外仙器的难点。

如果司空月真能完美的仿制出域外仙器,必将在三界术炼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其中方法如果能够推广开来,甚至可以将三界的术炼水平,整体提升一个档次,意义重大。

毕竟,同阶的域外仙器,威力上要远远超过三界仙器,这是由凝器时的规则决定的。

“老祖宗,我现在演示不了。”司空月苦着脸,捡起一件刘浪未到司空别院时制作的仿品,说道:“我独立仿制的话,实际上是这个水平。”

扫了一眼司空月手里的仙器,司空芮莹很轻松地就看出那是一件出自三界的仿品,她晃了晃手里的地阶长刀,“那这一件呢?”

“这一件是我和刘浪合作炼制出来的。”司空月老老实实地说道。

“刘浪,就是被域外天尊抓走的那个?”

再一次听到这个名字,

记住版址:m.

深圳曙光补牙贵吗
长春治疗银屑病去哪家医院
贵州白癜风权威专家
泉州白癜风治疗费用
中山看癫痫病需要多少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