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超武时代 第九章 打个赌呗

2019-10-12 18:02:3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超武时代 第九章 打个赌呗

高远若无其事的回到第八武校,立刻把身上沾染了血迹的衣服脱下来,撕的稀巴烂之后丢进垃圾桶。

秃鹰帮凶残无比,势力庞大,高远杀了他们两个人,若是暴露了身份,必然会引来极为残忍的报复。

好在高远出手的时候无人看见,在药材市场的时候也从来没有说过来历,秃鹰帮就算是猜到是他出手,想在有几十万人的洪山县里找到他,也不啻于大海捞针。

宿舍里没人,高远取出一叠钱来。

“100、200、300……7500!呼,还真不少啊!”

这些钱正是秃鹰帮二人刚刚收的保护费,高远顺手牵羊,就算是为民除害的一点点报酬。

有了这笔钱,再加上这几天妙济贴赚的钱,恰好10000出头,前几天困扰着高远的学杂费问题,居然就这样解决了。

第二天,高远去教务处交了学费,总算是了结一桩心事。

只是药材市场近来不能再去了,剩下的妙济贴该怎么销售呢?

而且交完学费之后,口袋里又空空如也了,连重力室都用不起了。

之前一直没用过重力室,也就罢了。这几天尝到重力室中修炼的甜头,再让高远回到原来的修炼方式,那真叫一个痛苦!

不行,得抓紧时间再赚点钱花!

一脸郁闷的,高远参加了每周例行的校长训话。

第八武校的练武场中,数百武生听着校长黑振武的讲话。

这些讲话都是空话套话,大家根本懒得听,都在底下窃窃私语。

“老大,那两招俺练的差不多了,什么时候教俺新招数啊?”牛大力坐在高远旁边,热切不已的问道。

牛大力自从获得了高远传授的五虎断门拳法,这几天进步惊人,对高远的称呼也变成了老大。

高远淡淡的道:“还没到时候。”

“那得等到什么时候?”牛大力急不可耐的问。

不等高远说话,一旁忽然响起个阴阳怪气的声音来。

“牛大力,你跟高远这种人混在一起,能有什么出息?”

高远微微蹙了下眉头,寻声看去。

出言挑衅的是个面色蜡黄显得有点病怏怏的少年,别看他弱不禁风的样子,却是第八武校公认的强人。

强就强在这人去年就通过了大考,却因为成绩不理想而放弃了成为预备武者的机会,回到第八武校重修一年,发誓明年一定要考上松山武校!

高远记忆中冒出此人的名字来:赵昂。

他淡淡笑了笑道:“赵昂,这是我们之间的事情,与你何干?”

“我怕你误人子弟。”赵昂皮笑肉不笑的道,“你已经不是当年那个会考第一名了,可千万别耽误了牛大力同学。”

赵昂这么针对高远是有原因的。

当年赵昂考上第八武校的时候,创造了一个极佳的成绩,可就在第二年,他的成绩就被高远打破了。就为这个,赵昂一直对高远耿耿于怀。

赵昂的家境很好,经常可以使用重力室和营养液池,隔三差五还能进入VIP修炼室参悟一二,再加上比高远大一岁,自然是压着高远一头。

只是赵昂一直记恨着成绩时被高远打破的旧事,纠集了一帮狗腿子,找到机会就对高远冷嘲热讽。

原主人没少被赵昂欺负,现在的高远对嘲讽的防御力却是满级,只当听不见。

牛大力没高远那么高的防御力,闻言一瞪眼珠子道:“你咋能跟俺老大比?俺老大教的拳法比黑虎拳法都厉害!”

“什么?”不仅赵昂一愣,四周的武生们也都寻声看过来,想看看是谁在大放阙词。

赵昂只愣了一愣就忍不住笑出声来:“就凭他?哈哈哈,高远啊高远,我知道你为什么模拟考第二轮就被淘汰了,敢情这几年你就炼嘴来着!”

高远撇撇嘴,又瞪了牛大力一眼道:“你不说话没有人把你当哑巴。”

牛大力现在对高远是心服口服,知道说漏了嘴,赶紧低下头去不敢再乱说话了。

赵昂却是不依不饶的道:“怎么,吹完了牛不敢承认了?高远,你什么时候让我见识一下比黑虎拳法还厉害的拳法啊?诸位,你们是不是也想见识一下啊?”

周围的武生都嘻嘻哈哈的笑起来。

“不说话了?我真是搞不懂,当初怎么就让你这种只会胡吹大气的软骨头拿到会考第一呢。不过有一句话说的好,大浪淘沙始见金,咱们谁是金子谁是沙子现在一目了然!”赵昂得势不饶人的道。

赵昂的几个狗腿子也跟着帮腔,说高远简直就是第八武校的耻辱。

牛大力帮高远辩解却又不敢说话,憋的满脸通红。

高远轻叹一声

,看样子不反击是不行了。虽然他不想在赵昂这种人身上浪费时间,却突然想到一个赚钱的好方法。

好吧,谁让你赵昂倒霉撞了上来,就拿你开张吧。

“你说谁是金子,谁是沙子?”高远笑了笑忽然道。

赵昂冷笑道:“你觉得呢?”

“沙子也好,金子也罢,得用成绩说话。赵昂,你这么嚣张,敢不敢跟我打个赌啊?”高远挖坑道。

“打赌?赌什么?”赵昂疑惑的问。

高远道:“敢不敢跟我比一下第二次模拟考的成绩。赌500元!”

500元!

周围一群武生都倒吸一口凉气,他们一个星期的生活费也不过几十上百元,500元算是相当大的一笔钱了。

就算是对赵昂这样整天使用重力室和营养液池的“土豪”来说,500元也不是一个小数字,闻言呆了一呆。

高远嬉笑一声道:“方才还说什么金子沙子的,怎么一转眼功夫就没音了?你要是不敢赌就直说,我不逼你。”

“谁不敢赌!”赵昂大怒,“赌就赌,不过你拿得出500元吗?”

“呃……”高远一心想赢赵昂的钱,倒是忘记自己囊中羞涩的现状。

“大力,有钱吗?”高远望向牛大力。

牛大力赶紧翻口袋,两个口袋翻了个底朝天也只有百多元。

赵昂就冷笑起来:“怎么着,想要空手套白狼啊?”

就在高远大为尴尬的时候,一旁响起个清亮的声音来。

“我这里有钱。”

信阳治疗癫痫病方法
阜新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眉山治疗性病的医院
信阳治疗癫痫病费用
阜新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分享到: